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时尚

极品相师 302 打个五折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3:08:39

极品相师 302 打个五折

唐振东在听到老叶跟新疆人的争吵时候,出门前,给自己起了一卦,知道自己今天不适合动手,就提前给胡大海打了一个,让他帮忙。

胡大海正愁沒机会跟唐振东交好,既然唐振东有求于自己,那胡大海愿意效这个劳,再説了在海城这一亩三分地,胡大海从來不怕打架,因为,他就是海城道上的大哥大。

胡大海现在是海城道上唯一的大哥大,因为海城的另一个大哥马啸天早已成为过去式。现在的海城道上都知道马啸天已经栽了,都知道马啸天马老大在自己的海天集团被人堵着打,海天集团的五六十号打手,被人家七八个人打的稀里哗啦,最后,马老大也被警察带走,托了不少关系,好不容易才出來。人虽然出來了,但是名声却一落千丈。

马老大栽了,海城道上就剩下了胡老大。

胡老大就成为海城道上独一无二的大哥。

不过虽然胡老大成了海城一枝独秀的大哥,但是别人不知道,他心里清楚的很,自己也在唐振东手底下栽过跟头,幸好这事隐秘,沒有外人知道而已。

能让海城两位大哥都吃瘪,这样的人,胡老大也不敢掉以轻心,他现在采取的策略是极力交好。

所以唐振东一给胡大海打,胡大海跟手下双龙还沒回去,就掉头返回火车站。在车上,武飞龙和张龙分别联系了他们的得力兄弟,源源不断的朝这里赶來。

道上都传着一个消息,胡老大今天要有大行动。

本來就很热闹的火车站旁水果杂品一条街,今天格外热闹,车太多了,直接把路给堵死了,海城黑道大佬胡老大下了黑道集结令,海城的社会人纷纷向火车站集结。

买买提一看,唐振东的身后突然间涌出了这么多人,一个个都提着铁链,钢片,一看这架势就准备对自己等人进行群殴。

买买提一笑,“呵呵,今天人真多哈。”脚步却不肯往前走了。

唐振东看看自己的后面出來的这些人,就知道这是胡老大派來给自己撑腰的。

“谁欺负我兄弟?”胡老大带着武飞龙和张龙从后面的人群中,闪了出來。不过胡老大称呼唐振东兄弟,这对所有在场的江湖人都是一种震撼,因为胡老大的辈分摆在这里,所以唐振东也一跃成为海城道上辈分极高的人了。

“误会,误会。”买买提满脸堆笑,连呼误会。

“误会?那你也误会给我看看?你们这些卖糕的,我早就看你们不顺眼了,今天欺负到我的兄弟身上,都他妈不想混了。”

“老大,误会,误会。”买买提虽然不胖,但是笑起來却跟弥勒佛一样。

买买提有个外号,叫西北狼。都説西北狼有血性,但是西北狼的血性很多时候要在碰到沒有血性的人的时候,才极力表现他们的血性。

“去你妈的误会,我大哥説沒误会就沒误会。”武飞龙见这个新疆人满脸带笑的dǐng撞大哥,顿时怒火涌上额头,一脚朝买买提踹去。

买买提被武飞龙一脚给踹成了个虾米。

被踢倒后的买买提还是满脸带笑,“误会,误会。”

唐振东从老叶手中拿过那块三斤二两的切糕,走到买买提身前,“这个糕怎么卖的來着?”

“大哥,不花钱,送你吃了。”

唐振东一diǎn头,“哦,那好,你的意思是这块切糕现在是我的了?”

买买提满面含笑,“对,它是你的了。”

“那行,谢谢,不过我吃不完,想卖给你,就按照你刚卖的五块钱一克,不过这毕竟是你送我的,那我就给你打个折扣,五折,三千七百五,來吧,给钱。”

买买提睁大了眼睛看着唐振东,不大明白唐振东怎么把自己的东西又卖给了自己呢?这是怎么回事?他的脑袋一时沒有反应过來。

“这个,这个

极品相师  302 打个五折

,”买买提这个了半天,也沒説出个一二三,他被唐振东给绕糊涂了。他一直在纠结自己的东西怎么还要自己花钱买的道理。

不过,纠结归纠结,有句话説的好,好汉不吃眼前亏,不掏钱,就要身体受罪,买买提一向是个对钱沒有什么概念,饿了就吃,想喝就喝,口袋里从來不留一分钱,有多少花多少,不过今天他在火车站广场刚刚得手一笔买卖,正好挣了四千块,这下一把就出去了。

唐振东接过买买提手中的四千块,diǎn了diǎn,甩出二百五,丢给买买提,“我从來不占人便宜,给你,二百五。”

唐振东的话,让胡老大海叔,还有他的一众手下,都大笑不已。大家都知道这个二百五并不是指的钱,而是指的人。

买买提眨眨眼睛,心里把这个算数重新算了一遍,四千减去三千七百五,正好是二百五。他不明白众人笑什么,心里还道,“对呀,是二百五,沒错。”

其实在买买提心里,还是对唐振东观感比较好的,因为唐振东还算仗义,沒把自己的四千块都留下,还给自己剩了二百五。尽管他到现在还沒反应过來,自己的切糕怎么会卖给自己?另外,他还不明白的是怎么海城这里的人算术这么差劲,连个四千减三千七百五是多少都算不出來。

“行了,沒事了,捧着你的糕走吧,这里沒人请你吃饭。”唐振东戏弄了买买提一阵,就赶紧让他滚了。

“胡老大,谢了。”唐振东朝胡大海一抱拳,把手中的刚刚从买买提那里讹过來的三千七百块钱,丢给武飞龙,“请兄弟们喝个茶,今天是我欠胡老大一个人情。”

胡大海在江湖上人称海叔,但是唐振东却不是这么叫,因为他叫了海叔,那就相当于平白无故矮了一辈。

唐振东不自大,但是也绝对不承认自己低于任何人。

“好説,好説,唐兄弟,都是江湖人,有事説话。”胡大海一抱拳。

“那就多谢胡老大了。”

“好説,好説。”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于清影和李如玉,一下午都在房间里陪着徐月婵,终于把整件事了解清楚了。于清影虽然相信唐振东,但是现在明确得知徐月婵跟唐振东之间并沒有什么的时候,她大大松了一口气。

李如玉也在不经意间得知,唐振东的那把尨牙的由來,那果然是上古邪刃之的尨牙宝刃,也是战神蚩尤曾经用过的宝刃,据説这把宝刃拥有神奇的力量。

不过具体怎么神奇,李如玉是不知道的,她就知道一件事,这把尨牙上有着强烈的煞气,但是刀一入鞘,煞气立马消失无踪。

姹女派的镇派至宝毒匕寒月刃,在十大名刀榜上,只是排名第九,而尨牙却排在第三,如果自己能取得尨牙,那下一代的姹女派掌门非自己莫属了。

虽然姹女派不为人所知,但是整个姹女派就如一座露出水面一角的冰山,绝大部分隐藏在水下,只有姹女派门主才有动用这些隐实力的资格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“东哥,你明天有沒有事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刘中书在唐振东送走了众人后,才悄悄跟唐振东説。

“哦?什么地方?”

“我巡视的那段公路,有个小山的后面非常奇怪,一池水眨眼就消失不见,然后地上有个裂缝,我怀疑这里面是个古墓。”

其实,刘中书那天看到的东西,他回去后仔细琢磨,也查阅了不少资料,他自己判断这是个古墓,而且能一下吸这么多水的古墓,也一定不是个小墓,因为刘中书一眼看去,什么也看不清,只是感觉阴气扑面而來,把他冻了一身鸡皮疙瘩,非常的诡异。

“明天?我明后天有事。”唐振东这几天要去见于清影父亲,是早就定好了的,这才是头等大事,至于説什么古墓的事,虽然唐振东也比较感兴趣,但是相对于第一次登岳父门的新女婿來説,这才是最重要的事。

唐振东有种预感,这次就是于振华认可自己最后的机会,他给自己起了一卦,这次去,大吉。

“哦,那好吧。”刘中书只要一跟唐振东在一起,就有无穷的力量,但是要让他一个人去挖古墓,他是沒这个胆的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在唐振东刚刚想着自己要跟于清影一起回家拜访于清影父母的时候,于清影就接到了父亲的,父亲打説了一句于清影都感觉很奇怪的话,“你什么时候有空,带小唐來家里坐坐。”

父亲竟然主动邀请唐振东去家里坐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,这预示着什么?是否预示着自己跟唐振东的事,要迎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结局?

于清影也想过是不是自己跟父亲説的报社总编的事情起了作用,但是她有不敢肯定,因为这事毕竟太过玄乎,连她都不敢确定唐振东是否真是传説中的风水相师?

对于于清影这一代人來説,风水相术都是迷信。

淮安治疗妇科医院
淮安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
淮安治疗宫颈糜烂方法
淮安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淮安治疗宫颈糜烂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