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方舟子法轮功解剖系列之一

发布时间:2019-06-09 09:38:56
经期延长吃什么药物
痛经快速止痛的小妙招
月经后期发黑吃什么调理

美国之音今天的“天地”节目(北京时间5月21日早上十点)本来安排我与一名法轮功组织者辩论法轮功,那人没来,变成了对我的访谈。因节目只有二十分钟,无法谈得很全面。这里综合一下我对法轮功的一些看法。

一、我和法轮功的关系

早在1996年,法轮功刚刚开始在美国活动时,就引起了我的注意。当时李洪志的代表作《转法论》一书被信徒送上了,我就仔细读过,并撰文加以批驳。读《转法轮》这样的文章,简直是对人类理智的污辱,我既然喜欢批驳伪科学,也只好硬着头皮读下去。当时我只是把法轮功视为无数伪气功流派中的一个流派,而且还是很浅薄可笑的一个流派,万没想到会成这么大的气候,据说现在有几千万人(法轮功自己的说法是上亿人)信仰,许多留学生也是其信徒,甚至在美国物理学年会上,据报道法轮功也在那里招徒。这样一个反科学、假佛法、伪气功的教派,如此声势浩大,是值得我们关注和研究的。

二、法轮功是邪教

我同意中国科学院何祚庥院士的看法,法轮功是一种邪教。一般人以为邪教的特征是叫人为恶,法轮功是劝人向善的,怎么可以说是邪教?其实世界上极少有宗教是公开叫人为恶的,不管是正教还是邪教,在口头上都是劝人向善的,只不过善的标准各不相同。邪教的特征是认为人类即将毁灭,它的还在世的教主是神通广大的救世主,只有入了它的教,才能得救。法轮功就是这么鼓吹的。西方的邪教往往根据《圣经》,其教主以耶酥再世自居,而法轮功则自称属于佛法,李洪志自吹比释伽牟尼的水平还要高,算是中国式的邪教。

三、法轮功的教义

法轮功的教义,按他们自己的说法,是“真、善、忍”,听上去非常不错,但是如果仔细读过李洪志的著作,就会发现他们对“真、善、忍”的看法与一般的看法是不同的,言行也不一致,大家不要望文生义想当然。某些对法轮功的报道就属于想当然,把法轮功设想得太好。

先说“真”,按李洪志对信徒的教导,是首先要讲真话。在5月2日澳大利亚的会上,李洪志一开始就说:“我没有把我当作什么精神上的突出人物,我不谈我自己的情况,我也不允许别人去写我的什么简历过程,我从来不宣传自己。”这就不是真话。法轮功研究会提供的《介绍李洪志先生和他所创立的法轮功》一文,就介绍了李洪志的神奇简历过程,抄一段特别有趣的:

“八岁的李洪志得上乘大法,具大神通。与伙伴们捉迷藏时,他只要一想‘别人看不见我’,谁也就发现不了他,甚至拿着手电照到他脸上也看不见他。木头里有又长又锈又弯曲的钉子,他用手轻轻一抠就出来了。冬天自来水管子冻住了,他用手去摸水管子,水管就弯曲了,连他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。和小伙伴们一起在雪地玩,跑跳中便会腾空而起。若发现两个人要打架,只要他想让另一个人别过去,那个人就真的过不去。小学四年级时,有一天放学后忘拿书包就走了,后想起返回去取时,教室的门锁了,窗户也都关上了。当时他产生了一个念头,能进去就好了。就在这念头闪过之后,突然发现人已到教室里。再一想,人又出来了,连他自己也觉得神奇。后来有一次他突然想,停在玻璃中间不知是什么滋味?这么一想,人就在窗户上停住了。他立刻觉得满身、满脑子都是玻璃碴子,太难受了,赶快出去。这么一想,人又出去了。当时他并不知道什么是功能,他以为人人都是如此,也就不曾留意。”

象这样的神话死无对证,显然都是李洪志自己提供的。李洪志在《转法轮》等书中从头到尾都在做自我宣传,都在吹嘘自己如何神通广大,比如来佛、耶酥都要高出许多,自己有过什么样的神话式的经历,等等。可以说,由教主自己宣传自己,而且夸下别人不敢夸的海口,乃是法轮功的一大特征。

李洪志虽然自称他知道许多现代科学解决不了的问题答案,但他又喜欢以现代科学证明自己的观点。可惜,他的这些证明,正证明了他对现代科学的了解确实只有小学文化程度,与其学历相符,错误百出。

比如说,他说:“就目前而言,这个宇宙空间中早就发生大爆炸了。现在天文学家看不到,是因为我们现在用最大的望远镜去看的时候,看到的光景是15万光年以前的事情。要想看到现在天体的变化,那得15万光年以后才能看得到,那相当久远的。”实际上现代天文学能够探测到的星体,至少在一百亿光年,而不仅仅是十五万光年。读过中学的人都知道,光年不是时间单位,而是距离单位,是指光在一年中走过的距离,李洪志一看到有个“年”字,就望文生义谈什么“光年以前”“光年以后”,缺乏起码的常识。

比如说,他说:“我们真正看东西,看一个人,看一个物体存在的形式,是在人的大脑上成像。也就是通过人的眼睛去看,再通过视神经传导到大脑的后半部分的松果体上,在这一区域中使它反映出图像来。这就是说真正的反映图像看东西,是我们大脑松果体这一部分,现代医学上也认识到这一点。”实际上这是李洪志自己认识到这一点,而不是现代医学认识到这一点。现代医学认为视觉神经传导到大脑皮质,而不是松果体。人类松果体是内分泌腺,和视觉毫无关系。明明是李大师自己用天目发现了视神经连到了松果体,却要归功于现代医学,太谦虚了。

比如说,他说:“按照达尔文进化论,人类从水生植物到水生动物;然后爬上陆地;又爬到树上;再下到地上成为猿人”实际上达尔文的进化论从来就没有“人类从水生植物到水生动物”这一进化途径,植物和动物的进化途径完全不同,早在原始单细胞生命阶段就分道扬镳了。李洪志以其小学程度,误以为植物比动物低级,所以进化论会认为水生动物来自水生生物,那是李洪志进化论,不是达尔文进化论。

象这类常识错误,我在1996年就已指出来。查了《转法轮》一书的最新版本,发现仍然原封不动。李洪志现在收了那么多博士、博士生为其抬轿,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于向老师指出这些常识错误,也是一奇。

再说“善”、“忍”。法轮功打着佛法的招牌,佛法的宗旨是众生平等,普渡众生,而法轮功却不是这样的。李洪志一再说,他只渡法轮功学员也就是信徒,其他的人他管不着,要让他拯救首先就要信法轮功,这能说是善吗?他还说“很重的病人,我们不让他进班,因为他放不下治病这个心”、“我们一再强调,重病人我们是不收的”,把重病人排斥在外,见死不救,毫无怜悯之心,这能说是善吗?他反对给病人治病,说是“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。遭罪就是在还业债,所以,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,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;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,否则,就等于在做坏事。”这种教导,导致了一些信徒得了病拒绝上医院,时有报道因此病重身亡的,何祚庥的文章就是由此写的,这能说是善吗?李洪志还说:“现在不只是唯利是图,有的人无恶不作,为了钱,什么坏事都干:杀人害命,用钱买命,同性恋,吸毒等等,什么事情都有。”宗教派别歧视同性恋的并不少见,但象这样公然把同性恋与杀人犯等同的,却是闻所未闻。这能说是善吗?

李洪志一再声称目前所有的气功流派都是低层次的,只有他们法轮功是高层次的,只有他一个人在往高层次带功,象这样排挤、打压同行,怎么能说是“忍”?何祚庥院士在一份发行量很小的杂志上写了一篇《青少年不宜练气功》的文章,顺带批评了一下法轮功,法轮功的信徒就对何院士进行骚扰、恫吓,最后又发展到上万人示威,又怎么能说是“忍”?据报道,这也不是法轮功第一次这么干,去年北京一家电视台因为负面报道了法轮功,其信徒就包围电视台,逼迫电视台将开除,仗势欺人,又怎么能说是“忍”?

四、法轮功事件

这次万人示威事件,据李洪志的说法,是信徒自发的,没有任何组织的,而且他事先一点都不知道。但是根据李洪志对信徒的教导,每一位信徒身上,都有他的法身,都在监视着信徒的一举一动。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三日他在纽约讲法时,一开头就说:

“远隔重洋啊,很难得和大家见一次面。但是呢,你们虽然看不到我本人,其实只要你修炼,我就在你身边。只要你修炼,我就能够对你负责到底,而且我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你。”

当时把大话说绝,怎么事到临头,就要把推卸得干干净净?要么他对信徒的教导是假的,要么他对的说法是假的,不可能都是“真”的。而且,根据《时代周刊》络版的报道,李洪志在美国的亲信ErpingZhang已预先打通知《时代周刊》将会有示威,而且还准确地预测了有一万名人马,更让人难以相信没有预谋。引发这次示威的何院士的文章是登在一份发行量非常小的杂志《青少年科技博览》上的,一般人都不会读到,许多人恐怕是到现在才听说了这份杂志,如果没有组织者加以鼓动,也不可能出现万人示威。

所谓“国家将亡,必有妖孽”,在中国历史上,在改朝换代时期,总有大规模的邪教团体出现,汉末的黄巾军,元末的魔教,清末的义和团,都是如此。现在中国社会处于转型期,在政治、经济、社会、文化上的重大变化不亚于以前的改朝换代,出现如此大规模的邪教也是意料中的事,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,采取妥善的疏导措施,避免历史悲剧重演。

当然,我主张宗教信仰自由,不管信的是正教还是邪教,都是个人的事,不该受干涉。但是如果因为自己的信仰而危害了社会治安,威胁了别人的人身安全,骚扰、恫吓,则不该坐视,而应该追究法律。特别应该注意的是,法轮功据说已渗透进了中小学教师队伍,拉中小学生入教。即使在美国的公立学校,也是不允许传教布道的。

有很长一段时间,中国的媒体、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成为伪科学的同盟军,为各种各样的歪门邪道开道,扮演了极其不光彩的角色。全国性的媒体热衷于正面报道、鼓吹伪科学(我记得《光明》就曾经头版报道过“严新千里发功改变DNA分子结构”),至今不绝,昨天的《广州》赫然就有一篇题为“四千年前就有彩电”的文摘,称:

“最近,考古学家保罗·加柏博士在埃及金字塔进行内部设计技术研究时,发现塔内密室中藏有一个冰封的软件,探测仪器显示物体内有心跳频率及血压,相信它已存在5000年了。科学家认为,冰封底下是一具仍有生命力的生物。据在该塔内同时发现的一卷象形文字记载,公元前5000年有一辆被称为“飞天马车”的东西撞向开罗附近,并有一名生还者。卷中称这位生还者为“设计师”,因而考古学家相信冰封生物是金字塔的设计和建造者,金字塔是作为通知外太空同类前来救援的标志。”

象这种美国超市小报所捏造出来的逗人一乐的幽默,在中国却是被当成重大发现煞有介事地竞相转载的。也难怪李洪志说起“电脑络是外星人用来毁灭人类的工具”的无稽之谈也毫无愧色了。至于形形色色的江湖骗子成为中国的研究所、大学的贵宾,在那里表演、演讲,做集体催眠,乌烟瘴气,更是人类科学史上绝无仅有的怪现象。这样的气氛才造就了法轮功这样的怪胎。中国许多科学工作者,首先自己就要接受科学启蒙。据说现在中国政府有一项“对气功不做讨论”的政策,是极其错误的。对伪科学、反科学的东西,就应该大胆地揭发、批判,而不应该姑息。是中国界、科学界和教育界将功赎罪的时候了。

1999.5.21.

(文化责编:樊鹏飞)

3室1厅1卫200㎡中式_2
岁月静谧,简单而不繁杂,回归极简自然生活
2室1厅1卫107㎡现代_0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